请读者仅作参考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4 11:52    次浏览   >

孙宏斌昨天表示,“老王(王健林)对张昭十分看好。”张昭是乐视影业的负责人,此次也加入了新一届董事会。但孙宏斌也表示,乐视影业与万达院线合作还没有具体方案,“整个乐视影业的股权都是冻结的,现在什么也谈不了。”

尽管如此,孙宏斌昨天表示无意降低融创的负债率,“一旦降低负债率,企业就没法发展”。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昨天乐视网股东大会举行的短短15分钟里,在香港上市的融创中国股票突然发力一举上涨超过4%,创下历史最高价17.6港元/股。从年初入股乐视至今,融创中国的股价已经上涨150%。

为了避免供应商做出过激行动,乐视控股方负责人赵磊向供应商表示,乐视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赵磊称,对于乐视移动欠的钱,贾跃亭都认,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方案。赵磊还称,贾跃亭连房子都抵押了,绝对不会忽视(欠款问题),只是乐视网的股东大会跟乐视移动不是一回事,希望大家离开。不过他的解释显然无法说动供应商离场,供应商们仍聚集在会议现场门口,席地而坐,直到股东大会结束。

对此有证券人士分析,目前来看乐视网短期内复牌的可能性不大。“主要的压力可能来自贾跃亭,如果乐视的问题在没有实质性解决之前盲目复牌,那么几个跌停下去就到了贾跃亭质押股票的平仓线,后果将不堪设想!”他认为,乐视要在停牌期间尽快解除一些质押股份,把质押比例降下来是当务之急。“但这些都需要钱,而现在乐视最缺的就是钱,所以这个问题不好解决。”

备受关注的乐视临时股东大会昨天终于举行,不过与外界的关注相比,这场仅15分钟就匆匆收场的股东会实在显得太短。整个股东会除了投票表决之外,没有安排任何高管发言回应投资者关切,甚至开会之初主持人就宣布没有乐视网高层与股东的交流。但此举显然引发了股东的强烈不满,为此在会议结束前孙宏斌临时提出要回答几个问题。

对此,有证券分析师表示,的确不排除融创掌控下的乐视网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引入新的投资者入局,这样一方面能够缓解乐视网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也对贾跃亭的股份比例进一步稀释。不过他指出,此时乐视网定增的价格肯定要比目前30.68元/股的二级市场股价低不少,否则将很难吸引到愿意刀尖舔血的投资人。

昨天晚间,乐视网发布了当天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的会议决议公告。尽管当天表决的议案全部获得通过,但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大多数反对票均出自中小股东,尤其是对于孙宏斌等三人成为非独立董事的议案,超过六成参与现场投票的中小股东都没有投出赞成票。但由于票数实力悬殊,最终所有议案都获得通过。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股,占上市公司有表决权总股份的41.3777%。根据表决结果,每项议案都有反对票出现,基本都出自中小股东。其中获赞成票最低的议案就是关于孙宏斌、梁军、张昭被补选为非独立董事的议案。95.4041%的股份同意候选人孙宏斌成为非独立董事,但其中出席会议中小股东中仅37.9376%投下同意票;95.3644%的股份同意梁军,其中出席会议中小股东中仅37.4016%投下同意票;95.2296%的股份同意张昭,其中出席会议中小股东中仅35.5815%投下同意票。根据章程,只需1/2以上审议通过即可,因此孙宏斌、梁军、张昭仍然成功当选为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尽管从驰援乐视150亿元到现在,乐视的危机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越闹越大,但孙宏斌仍表示“资金不是问题”,他至今仍然坚持自己当初的判断,“乐视电视、乐视影业都是好东西”。而从这次明显是由融创系主导的新一届董事会来看,乐视电视ceo梁军和乐视影业ceo张昭都跟随孙宏斌进入董事会。

昨天,乐视网表示从7月18日起继续停牌不超过3个月,这意味着乐视网很可能将用足“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6个月最长停牌期限。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当天通过现场和网络投票的股东共157人,代表有表决权股份825369038

昨天有股东提出乐视影业是否会跟万达院线展开合作的问题,对此孙宏斌简短而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有可能”。这可能是昨天整个股东会最能为乐视网投资者带来一点振奋的新消息。

尽管新一届董事会出炉,但乐视网还很难说从根本上出现了转机。眼下对于乐视网投资者最为纠结的就是,既希望股票赶紧复牌恢复资金的流动性,但他们也害怕无法承受股票复牌后的连续跌停。

对于孙宏斌拉万达入伙确实是一个可能的选项。几天前,孙宏斌突然宣布以632亿元打包买下了万达的文旅城项目资产。这让人有些看不懂的交易,是否意味着融创和万达还酝酿着新的合作,确实值得期待。

7月11日,标普宣布将融创中国b+长期企业信用评级和cnbb-大中华区信用体系长期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标普称,基于收购土地及建筑开支上的庞大投资,预计融创控股的经营性现金流将继续为负,未来需要依赖进一步举债以支持发展。

事实上,去年8月乐视网刚完成过一轮定增,当时共向财通基金、章建平、嘉实基金、中邮创业基金四名对象定增发行了1.07亿股融资48亿元。当时的定增发行价格为45.01元/股。但按目前股价来看,这些投资者已经浮亏32%。

在抵达后,他们一致要求:“乐视还钱。”中午1时30分左右,供应商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标语,大喊着“乐视还钱”,此时,酒店的管理人员再次出面维持秩序,请他们不要干扰酒店的正常工作秩序。对此,一位供应商愤怒地冲着工作人员喊道,“你懂不懂欠钱被人骗的感觉,所以你不要跟我聊,不要跟我聊,你能还我钱吗?”并再次大喊“乐视还钱”,其他供应商随声附和。供应商们随后还试图闯入会议室,但也被工作人员阻止。

免责声明:

紧接着第二天,惠誉也将融创中国评级下调至bb-,将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而早在今年1月份,融创以150亿元注资乐视后,穆迪等评级机构也下调了融创评级。

事实上,此前已经有证券分析师认为,目前乐视所面临的资金窟窿很可能不是乐视或者融创自己就能解决的问题,而需要贾跃亭和孙宏斌再通过各自的朋友圈拉进一些投资者抱团过关。

昨日,乐视的临时股东大会由原定的乐视大厦临时改换地点到北京朝阳区cbd伯瑞豪廷酒店举行。12时50分,距离乐视临时股东大会召开还有70分钟,近二十名乐视供应商出现在伯瑞豪廷酒店五层,股东大会的签到处。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主要负责乐视手机、电视的门店装修、推广活动,与乐视结下债务共计3300万。此次他们前往会议现场,主要是想表达自己的债务诉求,希望乐视方面能有人出来承担债务责任。

有乐视内部人士昨天表示,其实讨债者围堵股东大会已经是他们意料中的事,所以他们也特别跟酒店有所交代做好预案。事实上,不仅是股东大会现场,这一段时间以来在乐视大厦每天都有很多讨债者围在门口,他们中有的甚至在乐视大厦的大堂里打起了地铺轮班守候。